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宋词

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作品简介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是南宋词人张炎创作的一首词。这首词上片描绘“碧圆自洁”、“亭亭清绝”、“翠云千叠”的荷叶,形神兼备,芳姿清品令人精神为之一爽。“鸳鸯密语同倾盖”美如有声画幅,情味浓至。“且莫与”以下几句抒写作者对荷叶无限爱惜之意。下片借赵飞燕留仙裙故事,代荷叶回首往昔盛事,实则表现作者对故国繁华的眷念。“恋恋青衫”五句抒老大之慨,又暗含自甘淡泊的情志,并以铜仙故事寄托亡国哀思。末几句以欣赏月下清景,表白终老林泉的心迹。

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作品原文


疏影·咏荷叶


碧圆自洁。向浅洲远浦,亭亭清绝。犹有遗簪,不展秋心,能卷几多炎热?鸳鸯密语同倾盖,且莫与、浣纱人说。恐怨歌、忽断花风,碎却翠云千叠。


回首当年汉舞,怕飞去漫皱,留仙裙折。恋恋青衫,犹染枯香,还叹鬓丝飘雪。盘心清露如铅水,又一夜、西风吹折。喜净看、匹练飞光,倒泻半湖明月。


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作品注释
⑴碧圆:指荷叶。
⑵浦(pǔ):水边。
⑶亭亭:耸立的样子。
⑷遗簪(zān):指刚出水面尚未展开的嫩荷叶。
⑸秋心:愁的意思。
⑹倾盖:二车相邻,车盖相交接,表示一见如故。《史记·邹阳传》:“有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。”《后汉书·朱穆传》注:“孔丛子曰:‘孔子与程子相遇于途,倾盖而语。’”
⑺浣纱人:春秋时越国美人西施原是浣纱女,此处泛指。郑谷《莲叶》诗:“多谢浣溪人未折,雨中留得鸳鸯盖。”此化用其意。
⑻怨歌:指旧题为汉成帝妃班婕妤作的《怨歌行》。诗中作者以合欢扇自喻,常常担心秋天来临,凉风夺走了炎热,自己会被抛弃。这里喻秋声。
⑼花风:花信风,应花期而来的风。
⑽汉舞:指汉赵飞燕掌中起舞。
⑾翠云千叠:指荷叶堆叠如云的样子。
⑿留仙初褶(zhě):此指荷叶多皱褶,灯多褶裙。《赵后外传》:“后歌归风送远之曲,帝以文犀箸击玉瓯。酒酣风起,后扬袖曰:‘仙乎仙乎,去故而就新。’帝令左右持其裙,久之,风止,裙为之皱。后曰:‘帝恩我,使我仙去不得。’他日宫姝或襞裙为皱,号‘留仙裙’。”
⒀青衫:犹“青衣”,古时平民之服。指绿荷叶,兼喻词人从前的平民地位。
⒁盘:指西汉建章殿前铜铸仙人捧的承露盘。李贺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中有“忆君清泪如铅水”的句子。铅水:银白色的清水。
⒂净看:只见。
⒃练:洁白的熟绢。喻湖水。

作品译文

hy590海洋之神城线路碧绿圆叶多么雅洁,在浅浅汀洲、远远水浦,你亭亭卓立,清超至极。身边坠几点花片,犹如美人遗落的钗钿。你不肯舒展肃爽的心,又能把多少炎热卷起?有你绿色车盖的荫庇,看那双鸳鸯谈得何其亲密。不要对洗纱女说这番情景,花风忽地吹断她的怨歌,我怕她会折碎荷叶,如散千叠翠云。

回忆当年在汉宫旋舞轻盈,天子生怕你乘风飞去,叫人把你的衣衫扯住,尽变作留仙皱摺的裙据。我眷恋自己的一领青衫,它沽染着枯荷的幽芳,还又叹息鬓丝已如白雪飘扬。绿盘样的荷叶承着露水,就像铜仙辞国的点点清泪,一夜西风终于把你吹碎。当如练月华从天宇斜飞,喜看倒泻半湖澄净的光辉。

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创作背景

这首词约作于南宋覆灭,作者隐居浙江之时。

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作品鉴赏

这是一首咏物词,上阕写荷叶神态,下阕叹自己已发如雪白,不同心生怅惘,但又幸有如荷叶的心灵,能够欣赏流泻如练的月光。结尾三句写荷池整体画面,相融相汇,空明宏丽。

hy590海洋之神城线路咏物固须避免就物言物,但也不可处处都深求其微言大义。寄情寓兴,应该是广义的。过于穿凿,反致失却本意,倒不好了。张惠言云:“此伤君子负枉而死,盖似李纲、赵鼎之流。‘回首当年汉舞’云者,言其自结主知,不肯远引。结语喜其已死而心得白也。”(《词选》)此语笔者不敢苟同,所以宁可浅说。

hy590海洋之神城线路起三句正面总说荷叶:“碧”“圆”,是荷叶的形象;“洁”,是荷叶的特点;“洲”“浦”,是荷生长的环境;“亭亭”,是它的风姿;“清绝”,是它的品格。然从特写初生未展的荷叶,以“(碧玉)簪”为喻,可与钱珝以“冷烛无烟绿蜡干”状未展芭蕉媲美。“遗”字,若就荷叶生长的时节来说,是已属剩余之意,因时已至秋(故称叶心为“秋心”,凄然之心也),故接以“能卷几多炎热?”“卷”字,是借初叶之形来说它欲留住炎夏。这怎么可能呢!热日无多,寒风将至,此中似寄托着词人自身的感慨。再后四句,化用了郑谷“多谢浣纱人未折,雨中留得盖鸳鸯”诗意,然从容说来,语同己出。“倾盖”之喻,比郑诗只多一字,却机杼别出,饶有风趣。以“翠云千叠”比荷塘绿叶之浓密,也极恰当。

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hy590海洋之神城线路下阕过片三句,用历史故事。以赵后之舞来咏荷叶,当从绿罗裙想来。吾师蒋礼鸿有题画荷诗云:“荷花怜惜泥中藕,摆弄清风不肯飞。”因思以荷比隹人,则花其姿容,叶其翠裙乎?赵后欲乘风飞去,其裙裾被牵而留皱折,正可比花欲谢而叶稍萎。“恋恋青衫”三句,似言潦倒之文士诗人,亦留情于枯荷,李商隐“留得枯荷听雨声”之句,被写入《红楼梦》,则“犹染枯香”四字,或即指此吧?“盘心”句用李贺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事,以荷叶比承露盘,故易原诗中“清泪如铅水”为“清露如铅水”。莲叶终被折于“一夜西风”,犹铜人终被拆于辖车魏官。这又是可寓亡国伤痛的地方。末了以匹练秋光,倒泻水中,写荷塘月色,已是荷被吹折之后,词人通过他描绘的景象告诉我们,虽花叶都尽,而明月长在,秋光似画。因意识到荷叶“质本洁来还洁去”,所以觉可“喜”也。以此回应发端“自洁”“清绝”,使荷叶之品格精神,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。

《疏影·碧圆自洁》张炎宋词注释翻译赏析

作者简介

张炎(1248-约1320),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词人,字叔夏,号玉田,又号乐笑翁。临安(今浙江杭州)人,祖籍秦州成纪(今甘肃天水)。贵族后裔(循王张俊六世孙)。祖父张濡,父张枢,皆能词善音律。前半生富贵无忧。1276年元兵攻破临安,南宋亡,张炎祖父张濡被元人磔杀,家财被抄没。此后,家道中落,贫难自给,曾北游燕赵谋官,失意南归,长期寓居临安,落魄而终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hy590海洋之神城线路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